多国限制粮食出口 国内酿酒成本会增加吗?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截至4月17日,已有俄罗斯、越南、泰国、柬埔寨等14个国家出台了限制农产品和食品出口的政策。各国限制出口的品种不尽相同。其中,俄罗斯将在6月底前针对小麦、大麦和玉米设置出口限额。这些国家禁止粮食出口,将带来各国连锁反应,甚至引发粮价上涨、粮食短缺的恐慌效应,以粮食进口为主的国家将不可避免受到冲击。

中国白酒又被称为粮食酒,酿酒原料都是粮食,如酱香型白酒的酿酒原料是高粱,其他香型白酒的酿酒原料为小麦、大米、玉米、高粱、糯米等。在限制出口的粮食名单中,很多都是酿酒必须的原料,由此一来,国内酿酒用粮食的成本会不会增加成为很多酒企担心的问题。

01、国内民用粮食现状

作为全球人口第一大国,我国在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上经验颇丰,一直在粮食储存方面做好充足准备。据新华社报道,截至3月底,中国谷物储备集团(CGRG)以去年最低收获价购买了2208万吨中期以及后期稻米,从而进一步加强了我国的谷物库存。另一方面,在我国年初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CGRG还向市场出售了1014万吨谷物,以确保市场供应。

商务部部长助理任鸿斌4月10对农产品进口方面表示国际市场农产品供应相对平稳,部分国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限制粮食出口对我国影响不大。从粮食的角度看,我国三大主粮自给率高,储备、库存充裕,我国粮食进口只占我们国内消费量的2%左右。

同时,在全球多国都纷纷收紧粮食出口之际,我国在非洲最大规模水稻项目在近期迎来丰收。据中国铁道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4月15日发布消息,由我国与非洲有关组织共同合作的中非赛赛农业合作项目迎来第三个丰收季,在莫桑比克加扎省首府赛赛市种植的3.72万亩水稻,预计今年的收割任务将于6月底全部完成。

4月20日,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现在稻谷、小麦的库存够全国人民吃一年,中国不会发生粮食危机。

所以从综合情况看,多国限制粮食出口不会影响到百姓的口粮。

02、国内酿酒原料现状

数据表示,在往年进口的粮食种类中,酿酒粮食是占有一定份额。2019年,进口粮食主要集中在大豆8851.1万吨,其他谷物和谷物粉总计进口量仅有1785.1万吨。其中,作为主食的小麦(面粉)进口量在500万吨左右,而且主要还是专用小麦,比如用来酿酒的弱筋小麦、增加面包口感的高筋面粉。

从我国酿酒原料主要进口国家来看,进口大米来源国主要有泰国、老挝、越南等;进口高粱来源国主要有美国、澳大利亚、阿根廷等;进口小麦来源国主要有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进口玉米来源国主要有乌克兰、美国、老挝等。而这些国家都是受到疫情影响甚至影响严重的国家。

这并不能说明国内的酿酒原料就会受到冲击而出现大的“饥荒”。近些年,国内酿酒原料基地蓬勃发展,以黑龙江省为例,2019年 3月19日全国糖酒会期间,主题为“青山绿水、黑土红粱、大美龙酒”的“黑龙江省酒水产业展销新闻发布会暨酿酒原料推介会”在成都市召开,会上介绍,2018年黑龙江省酒用高粱订单种植面积达到150万亩,5年内翻了4番,其中90%销售全国各地的酿酒企业。2019年,黑龙江省粮食生产再创丰收,总产量达到1500.6亿斤,喜获“十六连丰”。

黑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李红兵表示,黑龙江作为我国少有的以黑土为集中耕作土壤的地区之一。近年来加大了白酒优质高粱的种植地,全力打造北方地区酒用原料生态产区,特别是酒用高粱生产已经具备专业品种、规模种植、机械化作用、合作社经营四大优势。在国内已经叫响了“黑土地、红高粱”的优质原料品牌,吸引着全国酒企建立原料基地。

4月中旬,四川印发的《优质白酒产业2020年重点任务》中明确将围绕“六朵金花”“十朵小金花”等企业建设酿酒专用粮基地,力争2020年全省继续推进酿酒专用粮基地建设100万亩以上。

03、酿酒企业原料现状

为了保证原料供给、原料质量,增加企业的公信力和产品的稳定性,各大型酒企都有自己的酿酒粮食基地。黑龙江农科院所长焦少杰指出,建设自己的原粮基地成为各大品牌酒企的重要产业链之一。对于酒厂来说不仅是一个活广告,而且能有效抵御来自原料方面的风险。

山东济南趵突泉酿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邢宪卿认为,粮食进口受到限制对于国内酿酒成本的影响非常有限。趵突泉酒业从来不用进口高粱,并且他们在辽西有自己的高粱基地,可以保证数量供给和产品质量稳定。

以浓香白酒龙头企业五粮液为例,五粮液集团公司有100万亩酿酒专用粮基地,专用粮基地分区域面积:四川占80%,其中分布在宜宾50%、川北23%、川南7%,产量约32万吨;川外占20%,产量约8万吨。分品种酿酒专用粮基地面积:高粱33%、产量10万吨,小麦30%、产量14万吨,糯米16%、产量6万吨,大米16%、产量7万吨,玉米5%、产量3万吨。今年3月下旬,本着“站疫情、保春耕、不负农时不负春”的宗旨,专用粮水稻、玉米等基地的育苗、移栽工作于4月中旬全部完成。

茅台集团白金酒公司董事、执行总裁陈宁表示,疫情对于市场的影响虽然很大,但对酿酒成本却影响有限,因为从酿造酱香酒的角度讲,其主要用本地糯高粱为原料生产,对进口依赖少,所以不会有大的影响。

湖北省酒类流通协会副会长、秘书长顾虎指出,粮食是全球最基础的商品,主要看综合平均值,特殊情况应该不具代表性。有粮食基地的酒企虽然成本影响不大,但要算社会综合平均成本。疫情是标志,如果疫情持续,有关国家对粮食出口限制会加强,对我国酿酒行业影响就会显现。另外,对于企业来说,如果酿酒成本上升,是自己消化还是转嫁市场,这要看经营和消费状况了,但如果靠提价解决成本问题将难以为继。

上一篇:七大角度看2020年中国酒业
下一篇:返回列表